热门搜索: 第一 学习 培训 一起 一起学 高清 2017年远程教育的改革政策已出台
yqx.cc
您当前位置:一起学 >> 问吧首页 > > 自学考试 > 人力资源专业 > 组织行为学 >> 查看问题
问题分类


yqx_laop520
新手上路

论回归抑或重构


 无悬赏-浏览次数:1054次 此问题已过期
收藏
提问于:2015-12-16 0:47:51
   论文摘要 麦金太尔出版《德性之后》一书后,德性伦理学真正走入人们的视野。现代德性伦理学重归亚里士多德的德性论,是简单回归,抑或是基于新的道德问题进行的理论重构?麦金太尔虽然对亚氏德性观多有继承,但更多的是一种基于时代特性对亚里士多德德性观的创造性发展。

  论文关键词 麦金太尔 重构 德性观
  随着元伦理学的式微与规范伦理学遭遇的理论困境,德性伦理学受到学界越来越多的关注。针对现代社会的道德困境与理论困境,现代德性伦理学流派的代表人物麦金太尔基于历史的视野,对人类思想史的发展进行梳理,探究了从古希腊到中世纪德性传统的发展变迁,指出只有回归亚里士多德的德性传统,才能重塑道德合理性,结束自近代以来道德领域德性之后的“黑暗时期”。那么,这种回归是借亚氏理论解释当今社会问题?抑或是麦金太尔对亚里士多德德性观进行现代性诠释之后进行的理论重构?厘清问题的答案,必须首先理解麦金太尔的德性观内涵。

  一、麦金太尔德性观之内涵

  麦金太尔的德性观包括“德性实践观和德性论,以及他对行为者的统一性的看法”。德性内涵应该在德性概念逻辑发展的三个阶段中进行全面理解:“第一阶段要求一种有关我所谓的‘实践’的背景解说,第二阶段要求一种有关我已经描述过的个人生活的叙事秩序的背景解说,而第三阶段则要求对‘是什么构成了一个道德传统’的问题给予比我迄今为止所作的更为充实的解说”。
  麦金太尔认为,要理解德性,必须首先理解人类实践的涵义。通过对实践涵义的理解,可以获得德性的初步定义——“德性是一种获得性的人类品质,这种德性的拥有和践行,使我们能够获得实践的内在利益,缺乏这种德性,就无从获得这些利益”。那么,怎么理解实践的涵义?麦金太尔指出,实践是“通过任何一种连贯的、复杂的、有着社会稳定性的人类协作活动方式,在力图达到那些卓越的标准——这些标准既适合于某种特定的活动方式,也对这种活动方式具有部分决定性——的过程中,这种活动方式的内在利益就可获得”。在这里,麦金太尔把实践活动的利益区分为外在利益(externalgoods)和内在利益(inwardinterest),并指出内在利益是德性的决定因素。麦金太尔认为,人类实践活动一定是包含其内在利益的,这种蕴藏在实践活动中的内在利益是构成德性的关键。内在利益的获得过程,就是追求具体实践活动本身的卓越的过程,因此,它只能通过某种具体的实践活动才能获得,其他任何途径无法获得的内在价值。比如,一个人做善事,在努力做善事与做更多善事的过程中,感受到的成就感与快乐,就是实践活动的内在利益,这种利益是实践主体的内在感受与体验,而且只能在实践活动中产生。因此,内在利益与实践活动及追求卓越的实践活动是分不开的,追求实践活动的内在利益是实现实践本身目的的关键,同时,获得内在利益本身就是优良品质与好的生活的表征,因此,获得实践的内在利益即是德性的实现。麦金太尔认为,外在利益是指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人们通过任何一种实践获得权利、金钱、名声、地位等的价值,竞争是外在利益的本质特征,这就意味着必然有人输,有人赢,有人获得更多,有人则收获甚微。因此,在麦金太尔看来,内在利益是与德性相联系的,而外在利益的追求在某种意义上会损害德性。
  第二阶段主要指个人的自我同一性与个人生活的整体性与连续性。麦金太尔继承亚里士多德的德性传统,这是一种以行为者为中心的伦理理论,它关注行为者的德性品质与幸福目的的实现,由此,德性伦理学非常关注对行为者行为(或实践活动)的研究。麦金太尔非常重视行为的可理解性,一个行为要想被理解,首先必须了解行为者,只有行为者的生活是一个能被看作,也可以被评价为一个整体的生活的特征才是可理解的。
  现代社会中,人被不同的角色所割裂,不同领域中的人奉行各自的职业道德准则,而且只要遵循这些职业道德就可以。但是人内在的各种德性品质却被忽视,没有贯穿人生的始终。麦金太尔认为在某人生活中的一个德性之整体,唯有作为一个整体生活,并将德性放在这样一个背景中才能真正理解德性的内涵,只有通过了解个人生活有机统一的整体,才能把握与理解个人的片段行为,找到具体个体行为的意义和价值,进而理解作为理性存在者的人格同一性。因此,要理解某个具体行为,就必须把该具体行为放在个人生活整体的背景中进行理解,要定义具体行为的善,也就必须放在人的整体生活的背景中,而探寻现实生活的善,就必须立足于如何最好地过好与过完生活本身,其中追寻生活之善的最大的动力就是德性。因此,第二阶段的麦金太尔将德性定义为:“诸德性就要被理解为这样一些性好,它们不仅能维系实践,使我们能够获得实践的内在利益,而且还会通过使我们能够克服我们所遭受的那些伤害、危险、诱惑和迷乱而支持我们对善作某种相关的探寻,并且为我们提供越来越多的自我认识和越来越多的善的知识”。
  第三阶段,德性需在传统中体现。德性主体是历史的承载者;德性实践是历史的传承;德性概念是历史性的。个体在既定的社会结构中担负着一定角色,不是作为纯粹的抽象个体去追求和践行善,而是从家庭、部落、民族的过去中继承了许多东西。所以个体从一般性和特殊性上讲都是对过去的传统的继承。此外各种实践的传承是通过传统来实现的,我们的生活也是以传统为背景的。麦金太尔在这里强调“一般地特别地而非‘永远’,是因为传统在衰微、分解和消失。那么是什么在维系并强化这些传统?又是什么在削弱并摧毁它们?”那么第三阶段德性的定义给出了解释:相关德性的践行或没有践行。诸德性发现,它们的意义与目标不仅在于维系获得实践的各种内在利益所必须的那些关系、维系个人能够在其中找到他的善作为他的整个生活的善的那种个体生活形式,而且在于维系同时为实践与个体生活提供其必要的历史语境的那些传统。   由此,麦金太尔的德性概念可概括为:德性是维系人们获得实践的各种内在利益所必须的关系;是维系个人能够在其生活的社会中找到适合整体生活的善的那种生活形式;是能够维持为实践与个体生活提供必要历史关联的传统。<=>   


  二、麦金太尔对亚里士多德德性观的回归与重构

  通过分析麦金太尔德性观的内涵,我们可以发现,麦金太尔对亚里士多德德性观有继承也有发展。
  从回归方面来看,尽管麦金太尔与亚里士多德的德性观存在差异,其中最重要的差异表现在目的论与善、实践的性质。麦金太尔认为其目的论为社会目的论,而亚里士多德的目的论则是一种生物学意义上的目的论;在善与实践的性质上,麦金太尔更加强调其多样性和异质性。然而,在构成德性概念的三要素上,麦金太尔无疑是受亚里士多德的影响。首先,麦金太尔认为在实践中实现的善是内在于实践活动本身的,这种善在实践中有高下之分,从而便有了“德性”,而这是亚里士多德严格意义上的“德性”概念的翻版。在此麦金太尔将德性定义为“获得性的人类品质,拥有并运用它可以帮助我们达到那些内在于实践的善,而缺乏它就会严重妨碍我们达到任何这样的善”。其次,麦金太尔认为关联他人、完整的人生观,才是追寻与定义善与幸福的条件,该思想和亚氏所强调的“幸福必须应用于完整的人生”存在密切联系。在此麦金太尔还引入了亚氏“目的”概念——借助“目的”理解人的行动,而且必须区分不同目的的优先性。这与亚氏目的论幸福观有着相似之处,而其中区别在于亚氏幸福概念具有客观的指向性,而麦金太尔的目的论则不能独立于追求目的的行动本身。最后,在麦金太尔看来,“我的人生故事总是被深深地嵌于那些使我获得身份的共同体的故事之中”,启蒙思想家设想的那种独立、自律的自我根本就不存在,人类的善和德性必须放在特定的共同体或传统的背景中进行考察,只有在这样的传统中人类的善的概念才能得到维系,对德性的界定完全依赖于社会传统。这与亚氏“人依自然乃是政治的动物”及“个人的善要通过共同体的共同生活才能更好地实现”的论断是一致的。
  从德性理论重构方面来看,亚氏伦理学区分了人类的实践活动与创造活动,麦金太尔则区分了实践内在利益与外在利益,把实践与创造合二为一,统一于实践活动之中。他们根本不同的也正是由于实践,麦金太尔确立了德性的意义和功能,而亚氏则是依据某种被他称为善的整体生活的观念来确立实践的意义和功能。此外,还有两个方面是区别于亚氏理论的:第一个就是目的论的意义不同,虽然麦金太尔的德性论也是目的论的,但是并不需要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的生物学;第二个则是因为人类实践的多重性和对利益追求的后果的多样性,于是便需要在不同的甚至矛盾对立的观点之间进行权衡协调,趋合统一。基于此,亚里士多德认为人类对实践的各种外在利益的趋向,造成了德性论的脆弱,因为建立在生物学基础上的人性存在固有缺点。而麦金太尔则确立了社会目的论,其德性论理论基础相对稳固。此外,麦金太尔的德性论在亚氏理论基础上进行的重构还有:麦金太尔基于亚里士多德的德性之分,重新对一些德性概念进行分类,比如理智之德和品格之德的区分,还有实践理性的结构等;麦金太尔在接受亚氏关于实践所附带的愉悦感受——这种愉悦虽不是实践的目的,但却伴随实践产生——的理论基础上,重新定义了实践意义上这种快乐理论,把实践活动中对卓越的追求与实践活动中产生的成就感及其愉悦感受理解为统一于实践活动本身的同一活动,并认为这二者混淆于实践活动中是无损德性本身的,尽管有些愉悦是与声望、身份地位等外在利益相关联的,而不是伴随获取内在利益的活动而产生的;麦金太尔基于亚里士多德主义的方式,把评价和解释连接起来的,并从亚里士多德主义的立场去识别某种行为是否表明了某种德性。
  麦金太尔认为解救当前西方道德危机的出路在于回归亚里士多德主义,因而他的德性论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亚里士多德主义。麦金太尔的历史主义研究方法,和他对德性核心概念的阐释而形成的德性论,在很大程度上是对亚里士多德主义的继承和发展。但任何一个时代的道德哲学都是对这个时代精神、时代问题和时代需求的反应。麦金太尔所说的要回归亚里士多德的德性传统,并不是简单地回归,而是基于新的问题进行的理论重构,因为他的最终目的是要解决现代社会存在的道德问题。由此,我们可以从麦金泰尔的德性观及其对于传统理论的继承发展中得到启发,麦金太尔的德性观不仅丰富了现代道德伦理理论,为解决现代道德问题提供有力的道德支撑,而且为我们进行伦理学研究提供科学的研究路径与理论范式。 <=>    



YQX_样样得以
YQX_样样得以
新手上路
回答于:2015-12-16 0:48:06

1 共2条记录,分1页
一起学高清自学考试